当前位置: 宁德 > 宁德 >

福建宁德一公司被判“穿越时空”借款 法官被指

2019-08-24 18:16 - 查看:
公司尚未注册登记成立,居然能穿越时空 到两年前向他人借款200多万元,如此荒唐的案件,发生在福建宁德霞浦县。 一审法院认为此借款不符合常理,依法不能成立;而二审法院法官

  公司尚未注册登记成立,居然能“穿越时空” 到两年前向他人借款200多万元,如此荒唐的案件,发生在福建宁德霞浦县。

  一审法院认为此借款不符合常理,依法不能成立;而二审法院法官却荒谬地认定该借款合法有效,并当庭径直作出判决,要求“穿越时空”借款的公司偿还240万元本息。

  林国华于2014年5月22日到工商部门注册成立霞浦县鸿华水产有限公司,注册资金500万元。

  2015年1月27日,林国华将其在鸿华公司持有的30%股份转让给了张华雄;同年4月10日,林国华再将剩余的70%股份转让给了林儿,同时将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到林儿名下。从此,林国华与鸿华公司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在公司股权转让和法人变更过程中,林国华与林儿、张华雄约定,公司转让变更——即2015年4月10日前鸿华公司的债权债务由林国华负责,并承诺不会出现第三方追索,转让变更后公司的一切债权债务与林国华无关。

  林儿、张华雄受让鸿华公司后,为此投入了大量的资金用于生产经营。然而,突如其来的变故发生在三年后的2018年6月。

  2018年6月7日,一个叫郑维爱的人向霞浦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称鸿华公司与林国华向其借款240万元,请求法院判决两被告偿还其240万元及2%的月息。

  郑维爱称,林国华原为鸿华公司的股东及法定代表人。2012年1月至2014年5月间,林国华以筹办鸿华公司缺资金为由多次向其借款。其中2012年2月16日借款20万元、2014年4月10日借款50万元、2014年4月15日借款50万元、2014年5月3日借款60万元、2014年5月20日借款60万元,双方约定利息按月利率2%计算,借款时林国华出具了借条。2014年5月22日鸿华公司成立后,鸿华公司作为共同借款人,在原借条上加盖了公司公章。借款后,林国华、鸿华公司支付利息至2014年12月。此后,郑维爱多次向林国华、鸿华公司催讨借款,但借款人以各种理由推脱,因此诉诸法律。

  霞浦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鸿华公司是否为诉争借款的共同借款人,是否应承担共同还款责任。对此,法院分析认定如下:

  郑维爱提供的六份借条及转账凭证,相互印证,可以证实林国华向郑维爱借款240万元并约定利息的事实。从诉争借款的发生时间来看,郑维爱与林国华的借款往来前后历时两年,均发生于鸿华公司成立之前,诉争借款系林国华个人名义借款,款项亦实际由林国华收取,鸿华水产公司作为公司法人尚未成立,自然也不能成为借款主体。郑维爱主张该借款系林国华用于公司筹备经营,但未能提供如公司款项入账或其相关证据加以证明,其主张缺乏证据,不予采纳。

  关于借条上公司盖章的问题,本案的借条系林国华个人出具,事后虽加盖了鸿华公司印章,但无法确定盖章时间,结合借条内容、盖章位置及其他事实仍不能明确鸿华公司所应承担的责任,存在见证人等多种可能。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一条“他人在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或者借款合同上签字或者盖章,但未表明其保证人身份或者承担保证责任,或者通过其他事实不能推定其为保证人,出借人请求其承担保证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的规定,因借款责任相对于担保责任更重,因现有证据并不能证明鸿华公司实际使用借款或者履行借款合同义务,依举轻以明重的法律解释规则,仅凭公司盖章,但未明确表明承担债务的,不足以认定鸿华公司已对借款合同表示确认并自愿承担还款责任。郑维爱主张鸿华公司应共同承担还款责任,缺乏理据,不予采纳。

  为此,霞浦法院于2018年8月7日依法作出“(2018)闽0921民初1795号”民事判决,判令林国华偿还郑爱维借款240万元及利息,驳回郑爱维对鸿华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2018年11月8日,宁德中院通知双方将于11月27日下午3:00时对该上诉案进行开庭审理。

  11月27日下午,宁德中院适用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准时对该案进行开庭审理。庭审中,审判长叶庆兴认为,从郑维爱所提供几份借据载明内容看,鸿华公司加盖公章的位置为借款人栏稍偏左下方或者稍偏左上方,该盖章位置仍处于借款人栏范围内,鸿华公司在此位置加盖公章的行为,具有作为本案共同借款人的意思表示。

  虽然鸿华公司在借款发生时尚未成立,但其事后在借款人处加盖公章的行为,系一种债务加入行为,即在本案借款事实发生后,单方作出同意承担债务的意思表示,且被债权人所接受,故鸿华公司应当与林国华共同对本案借款本息承担偿还责任。

  关于鸿华公司认为郑维爱与林国华恶意串通损害其公司的利益问题,叶庆兴审判长认为,鸿华公司对此未能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实,故其抗辩事由依据不足,不予支持。

  为此,叶庆兴审判长当庭作出终审“(2108)闽09民终1762号”民事判决:改判鸿华公司与林国华共同偿还郑维爱240万元借款本息。

  法学界人士指出,在中国,二审适用普通程序开庭的民事案件,极少出现第一次开庭就当庭作出判决的,宁德中院这个案例真是让大家长见识了,而且还是对一审判决的改判。

  其一,林国华的借款是发生在2012年1月至2014年5月间,而鸿华公司在2014年5月22日才注册成立,鸿华公司尚未注册成立,怎么可能对外产生借款?

  其二,所谓借款既未进入公司账户,更无任何证据证明其就是用于公司的生产经营,公司凭什么为此承担偿还责任?

  其三,有确切证据证明该所谓的借款中,存在第三方债务,这可明确证明其并非用于公司的生产经营。

  其四,《借条》中没有任何关于鸿华公司承担责任的描述,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鸿华公司为共同借款的主体,公司的盖章也无任何权利义务的说明,该盖章的目的属于见证、保证、还是共同借款?从现有证据看,盖章至多也只能起到见证作用。

  其五,林国华系原鸿华公司股东及法定代表人,但在公司成立的两个月左右,便立即将公司转让给了林儿、张华雄,且在股权转让协议中明确说明不存在第三方追索之情形。在此情况下,郑维爱的借款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从林国华的表现来看,这不排除他与郑维爱恶意串通、坑害鸿华公司利益的可能。

  律师认为,关于林国华与郑维爱的恶意串通,在宁德中院的庭审过程中表现得非常明显,法庭上他俩相互配合,口口声声说是所有借款都是真实的,且用于公司经营。但在霞浦法院一审庭审中,郑维爱明确说明了“汇入林国华的款项有对其他第三方出借的款项,借条的出具系林国华为担保人且自愿承担下别人的债务”,这与其二审庭审陈述完全前后矛盾。很明显,其二人的目的是希望法院将鸿华公司认定为共同债务人,以达到坑害鸿华公司合法权益的目的。

  在林国华、郑维爱与宁德中院法官叶庆兴的配合下,鸿华公司“穿越时空”借款的荒唐事实便成立了。为此,鸿华公司的受让人林儿和张华雄就成了冤大头。

  试想,如果连“穿越时空”的借款都能得到法院的支持,那么林国华在持有鸿沟华公司公章的那几个月,是不是可以让鸿华公司“穿越”到解放前与其祖父共同向地主借钱租田、成为其祖父的共同债务人?

  如果按叶庆兴法官的判案逻辑,鸿华公司还真有可能成为林国华祖父向地主借钱租田的共同债务人。因为,在叶庆兴看来,只要鸿华公司的公章疑似盖在“借款人”的范围之内就行了。

  英国哲学家培根说:“一个错误的判决胜过十次犯罪”。那么,叶庆兴法官的这个判决,该算几次呢?

  鸿华公司认为,叶庆兴法官纯属枉法裁判。为此,他们在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向检察机关申请抗诉的同时,也准备向纪检监察机关、检察机关提起控告,请求纪检监察、检察机关依法追究叶庆兴法官枉法裁判的刑事责任。(监察瞭望)